当前位置:主页 > 社会

社会价值远大于美学意义

  • 发布时间:2017-07-11 13:24
  • 来源:网络整理

(原标题:社会价值远大于美学意义)

    ——刘悦来 同济大学建筑与城市规划学院学者
  新闻晨报:什么是“口袋公园”?
  刘悦来:“口袋公园”其实是个外来概念,最早起源于美国,也称袖珍公园。是一个个规模很小的城市开放空间,星星点点像斑块一样散落或者隐藏在城市里,在国内类似于街旁绿地、带状公园,甚至写字楼花园这样的附属绿地。
  口袋公园从车行和步行交通流线中分离出来,易于到达,它可能见缝插针地出现在人们上班的路上、回家的路上,还可能在你吃午餐的地方。带给人们的体验是既便利又平易近人,但也扮演着改善城市生活的重要角色,同时又给城市带来活力。

  新闻晨报:口袋公园的规模如何?
  刘悦来:对于口袋公园的规模,目前没有明确的界定。从面积上来说,我个人觉得小到几十平方米,大到几千平方米都可以算。结合国内公园设计的标准,口袋公园规模一般在1公顷以下。和综合公园不同,它能提供简单而短暂的休憩活动,比如饭后的散步、小坐或者儿童的游戏等。

  新闻晨报:怎么看待口袋公园对城市建设和市民生活的价值?
  刘悦来:高密度的建筑和生活空间是会给人带来压力的,所以有学者把口袋公园称作“高密度城市的绿色解药”,这种说法非常形象。
  口袋公园的价值可以结合它的特点来看,一方面,口袋公园面积小,选址灵活,不需要像大公园中心式的布局,比较容易实现;另一方面投资少,管理也相对简单。正因为它的微小、便捷和无处不在,成为城市开放空间中使用频率最高的部分。从这个角度来说,口袋公园的社会价值是远远大于它的美学意义和生态价值的。

  新闻晨报:目前上海的口袋公园有怎样的发展?
  刘悦来:上海是个典型的高密度的城市,尤其在中心城区,已经不可能有大规模增绿的方式了。口袋公园是一种很好的精细化管理的方式,灵活地利用城市的空隙地、遗忘地或者一些消极空间进行更新改造,近年来类似的实践非常多。
  比如上海开展的集中拆违整治和社区微更新,让渡了很多本来的“消极空间”,把使用功能交还给社区和市民,这既是上海社会治理的进步,也体现出执政者施政理念的变化。

  新闻晨报:对未来上海的口袋公园有什么期待?
  刘悦来:曾经在台湾的台南市看到过一个口袋公园,给我的印象非常深刻。这个微型公园里花坛、小水池、座椅、装饰这些大部分的物件,都是当地的里长带领社区居民一起手工完成的,用的材料可能就是大家家里的旧物,然后改造翻新,给人感觉非常用心。这里面就透露出一种社区的归属感和人情味。
  对上海口袋公园的期待,首先肯定是规划数量上的增加,因地制宜地为城市增绿,其次就是品质。高品质公共空间的口袋公园会是未来发展的一大趋势,现在上海的口袋公园还是标准化比较多,施工和材料上相对单调。希望看到这样的场景,在口袋公园建造、管理和维护阶段,多一些本地居民的参与,多一些参与者成长经历的融入,这样,上海整个城市才会更有温度。

(原标题:社会价值远大于美学意义)